不负春约

    期次:第368期    作者:□外国语学院英语203班付贤

每逢春近、风光晴好之时,校园里的花树便坠满春蕊。前来赏花的人络绎不绝。因为生性僻静,我素喜独自一人坐在湖边的木椅上,歪头窥探着熙攘的丛中赏客。看花的人形形色色,有执子之手、面带娇羞的扭捏情侣;有嬉笑打闹、互拍靓照的三两好友;亦有手握相机、独自赏花的醉香花客。赏花其实也是一种双向奔赴,不单单只是有情之人赴约赏花、互诉衷肠的相会。在我看来,赏花更是一种花与人之间跨越时空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一场重逢。那是一种独属于花与人之间不可言说的浪漫。

你在看花,其实花也在偷偷看你。粉白色的桃花树就那样温柔地伫立着,含笑看着一拨又一拨取景拍照又匆匆离去的游人。直到人影散尽,风中只剩零碎花瓣低声诉苦。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炙热目光,她噙着笑望向我,随着一阵不知名的心悸,粉白色的花瓣徐徐掉落。桃花灼灼,衬得她面色粉嫩,柳眉杏眼,好像在向我招手。风中,有太多她的温柔话语,一时间我竟听不清,索性起身走到树下侧耳倾听。

我踮起脚,小心翼翼地凑近那纤细花枝,闭眼轻嗅淡淡花香。微风拂动,无序的自然此刻化为有序的自然,一片片粉嫩纷飞而下,春意温温柔柔地洒了我一身。春有约,花不误,岁岁年年不相负。我呆呆地看着洒落的花瓣,仿佛忆起我在江南有一场未赴的相会。那定是个细雨蒙蒙的日子,在未名湖畔,我穿着一双红绣鞋,在陋亭中躲雨静待一位痴情郎。他应当身着一袭白素衣,手持一把翠绿色油纸伞。想到此处,不禁自觉有些痴了。一时间,春风轻拂面,花瓣簌簌作响,我竟有些恍惚,不知是风动还是心动。拾去落花,慌忙看眼时间,离上课还有几分钟,不由惊呼,大步向前走去。

已而夕阳下山,人影散乱,一场不合时宜的午雨过后,熙攘的赏花者被清冷的雾雨劝退。原本喧闹的园中,独留无人问津的桃树,香陨残存的花瓣在细雨中碾转,不时发出哀婉的低吟。偶尔经过几人,亦是行色匆匆,无心看花。此刻,我独自漫步在园中,四周静得出奇,我贪婪地吮吸着花香。不知不觉,夜色逼近,昏黄的路灯一个接一个地亮起。夜雾四起,树影斑驳,花影摇曳,微风轻抚我的脸庞。雨细润娇花,爱意浮不染。

桃花随风飘散,我的思绪也泛起涟漪。想起密友曾许诺,待洛邑牡丹花开之日,定会赴约与我相见。反复无常的疫情,将人置身于一个个独立的围城,进出不得。虽然与友人分隔两地,难以相聚,但我始终相信,春日不迟,相逢不晚。倘若日后相见,我定携君雾中看花,晴夜赏月,相望而不语,只因风中有太多我的温柔话语。我会拉着你的手,去看春日限定版的科大美景。带你去赏科大独特的春日生机:绿鸭浮水,蓝雀觅春,黄犬撒欢,红蚁翻穴,灰猫晒暖……在暮色缓降的夜晚,我会拉着你的手去走梧桐叶落的小路,诉说这一路走来的思念成疾;去探小径两旁春蕊初绽的粉红月季,聆听科大春夜的独有静谧。